十七

纲吉我永远爱他呜呜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最好的》
  这篇文虽说是生贺,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小心思,说起来早该写了,那些我希望和纲吉一起做的事情。
   初秋,太阳下山之际,我终于在街道上见到他。他和我印象中的样子并无差别,身形瘦弱,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帽衫,帽子却没有整理好,皱巴巴倒在一边。头发也有些没精神的软趴趴着,边打着哈欠,边慢吞吞向前走着,看起来状态不太好。
    我出声叫了他的名字,他回头看了我一会儿,随即苦恼的皱起了脸:“那个,我们见过吗?”“嗯,见过哦。”不过是在梦里罢了。
     他听到回答愣了一会,明显没有丝毫头绪,又见我一直盯着他看,不小心便红了脸,挠挠头害羞的笑了。
      真好啊,我想,这件衣服很适合他。
     我提出了想要和他回家的请求,并为此难得撒了娇,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眉头皱得老高,在我的再三拜托下才总算松了口。
     我想他一定在心里疯狂吐槽我并对我提出的要求表示强烈的不满。
     可是真好啊,我想,他还是那个不会拒绝别人的少年。
     等等,我突然有点吃味,说话的语气也随之变得强硬起来:“喂,除了我,不准带别的女生回家!”
     和他不慌不忙地漫步在夕阳的余晖中,仿佛相约一起回家的小夫妻,我为自己的这一个想法感到有些羞耻,却抑制不住从心底传来的满足感。转过头,才发现他长高了,我的脑袋刚刚好到他的肩膀。
     真好啊,我想,这是最佳的身高差。
     路并不远,十分钟左右就到了。奇怪的是家里并没有其他人在,偌大的房子便显得有些寂寥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    “爸爸和妈妈出去度假了。”他一边脱鞋一边回答,看我愣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,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噔噔噔跑到楼上,下楼的时候差点摔了,他忙稳住身体,然后把一双拖鞋递给了我:“你先穿这个吧。”
      我点头接过,看到拖鞋上熟悉的27字样感到有些好笑,故意问道
:“你穿过?”他听此话明显慌乱起来,语气也有些着急:“因为没有其他的了,我洗过的,那个,要不要再给你买一双?”
     “不用。”我摇头。这个小傻子,对陌生人这么好,我该如何放心你啊。
       但是真好啊,我想,他还是这么温暖,哪怕对陌生人。
       “饿了饿了饿了。”我连说三遍,在他旁边转个不停,他有些不耐烦,大概是许久没有人在他旁边吵闹了,但依然听话的起身去冰箱拿出了速食产品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啊?”我看着在冰箱里凝成的水滴,从袋子上落下来,忍不住抱怨:“吃这个对身体不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做饭。”他叹了口气。我也不会呀,并没有掌握这项技能的我也跟着叹了口气,说起来在家里也就是炒个鸡蛋的水平罢了。
      对了,我可以炒鸡蛋啊!这么想着,我连忙往厨房走去,不一会儿我就端着一盘金灿灿的鸡蛋出来了,有些骄傲的放在了桌子上:“来尝尝我的手艺!”
    “很奇怪。”他盯着盘子里的鸡蛋,喃喃自语:“没有酱油啊?”哦对了,日本好像很喜欢酱油的样子。需要我去放些酱油吗?这样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看到他已经自顾自吃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真心急呀,我笑。也跟着吃了一口,好咸!切,失败了!心情顿时变得有些糟糕,再加上本来就不喜欢吃盐,吃了两口便吃不下去了。
       他倒是吃得很开心,一口接着一口,嘴里塞得鼓鼓囊囊,有些像花栗鼠,可爱的很。我托着腮看着他,心情变得超级愉快,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,仅仅看着喜欢的人吃饭,就能变得非常高兴的样子吧。
       他吃了有一会儿才想起来我的存在,忙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跟我说话:“不好意思,因为太好吃了,所以忘了跟你道谢,你真的很棒呢!”他的眼睛亮亮的,里面有我的影子。
      明明只是个炒鸡蛋,而且还是个失败品,虽然这么吐槽着却还是觉得真好啊,你笨拙着道谢的样子也是我喜欢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 终于到了睡觉时间,他把妈妈的卧室整理了一下,让我去睡,我却不依,吵着闹着要和他睡一屋,他犯了愁一直念叨着这样不好,可是谁在乎啊!
   我直接把他扑到了床上,一翻身便坐在了他的腿上,他连耳朵都红透了,却又不敢碰我,不知所措的说着让我快下来,身体微微颤抖的样子,像极了受惊的小兔子。
  我弯下腰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,扑进了他怀里:“纲吉,我真的很爱你。”
   他似乎感受到了胸前的湿润,很快便安静了下来,犹豫再三后,用一只胳膊拍了拍我的背,像是哄小孩儿一样开了口:“别哭了,虽然不知道怎么了,但是对不起啊。”
      噗。我破涕为笑:“笨蛋,你道什么歉啊?”
   “啊,因为你一边叫着我的名字,一边哭了所以……”
      他说不下去了,因为我的眼泪流得更加厉害,很想和他说,这并不是他的错,却又贪恋着这一刻的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没时间了,到此为止吧。起身,摸了摸他的头发,果然和想象中一样柔软,我满足的笑了:“晚安,纲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日快乐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

生日快乐,沢田纲吉
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
也谢谢我自己这么多年依然爱你
今年因为稍微有些时间所以为你写了几篇文,虽说是文,也不过是自己情感的简单表达,写给自己看的回忆罢了,文笔不好只当纪念。
我的纲吉小天使,又长大了一岁,不用太听话了,去做些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,别在意他人的想法,一定要过的快乐,永远做一个善良的人
我家纲吉最棒了!!!!!!呜呜呜妈妈永远爱你!!!!!!!!!!!!!

一切会好的

   小学生文笔
我还能爱纲吉一百年!
不会太长 尽快完结
记得催我 懒癌晚期

以下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
  快过生日了啊
  纲吉这么想着,右手捏了捏微凉的手臂,初秋的天气其实并不寒冷,只是这场雨却有些迫不及待的向大家发出了秋天的信号。
  巴吉尔有些担忧的看着纲吉的背影,忍不住开口提醒道:“首领,该回去了。”
  “是啊,该回去了。”这么说着的纲吉却没有动身的打算,看着雨水砸在地上溅起的小水花,嘴角动了动忍不住露出了微笑,啊,真好啊,雨水真好啊。
   当纲吉回到总部的时候,总部难得灯火通明。其实守护者们待在总部的时间并不多,大多数时间都在外地执行任务,难得回来便是交接任务和接受新任务的过程,通常时间很短,也就是和狱寺山本他们能多说几句话,像云雀学长一回来便回自己的基地去了,纲吉基本见不到面,偶尔会邀请大家一起吃饭,若是哪一次运气好大家都到齐了,纲吉便可以足足开心一整个月。
   所以像现在这种守护者都在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难得了,尤其是纲吉看到云雀居然也在的时候。
   虽然很高兴,可也觉得不太正常,一定是有事发生了。
   这么想着便问出了口:“啊,大家都在啊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   闻言,守护者们表情瞬间变了,个个恨不得把纲吉剥了吃下去一样。
   完了,看样子事情肯定很严重,纲吉也变了脸色:“是要开战了吗?最近关系不好的家族倒是有几个。不过他们真的敢?”
   这并不是纲吉说大话,因为守护者常年在外,纲吉一个人待在总部的时间便会用工作来填满自己,下属发来的文件,同盟之间的交涉,各种生意合作的条目等,若是说守护者们负责解决外患,纲吉便负责摆平内忧,所以近几年彭格列的势头不减反增。其他家族虽恨的牙痒痒却不敢轻易出手。
   纲吉还在思考最近可能会发生的情况,xanxus忍不住开了口:“喂,笨蛋,你今天死哪里去了?”
   听到这话,纲吉却好像才看到xanxus一样惊讶的叫了起来:“xanxus!原来你也在啊!”只见xanxus脑袋上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爆起,黑着脸转身就走了。结果到门口还是没忍住把门轰了个大洞。
    哎?怎么走了?
    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纲吉,很快就在狱寺那里得到了答案:“十代目,今天我们接到巴吉尔的消息,说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你,怕你出什么事,所以大家都放下工作赶回来了。狱寺想到这里皱了皱眉,微微停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:“不过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。”狱寺微微眯了眯眼睛,向着纲吉恭敬的鞠了一躬,抬起头的时候便温柔的笑了。
    纲吉看在眼里却只觉得苦涩极了,不,狱寺才不是这样的。
    一切都不一样了,大家都长大了成熟了,不再开那些肆无忌惮的玩笑,不再随意表达自己的感情,十句话只说一句,剩下的九句都要我去猜。到头来被留在原地的,抱着那些可笑的情感,偷偷在被窝里一天一天算着大家归期的,只有我一个。
    这么想着,心的一角便悄悄的塌陷了,纲吉吸了吸鼻子,眼神一一扫过大家:“我累了,回卧室了。”
   说着便往卧室走,一段路后想起来什么似的停在了原地,头也没回:“今天巴吉尔一直在我身边。”
    可怜的巴吉尔在终于逃离了守护者们各种眼神以及语言的拷问下,腿都有些发软了。
    是的,巴吉尔撒谎了,因为首领你啊,看起来,好寂寞。

天天向上十周年舞蹈篇

尽量早点完结
大家食用愉快
求评论和关注啊
非常短小( ⌯᷄௰⌯᷅ )安排

  当天天向上节目组来找张伟让他帮忙给十周年的歌编曲的时候,张伟正在哼哧哼哧咬他的汉堡, 听闻这话手顿了一下,嘴里嘟嘟囔囔嗯了一声后又低头继续吃了起来。
  工作人员笑了笑转身给领导回话去啦,这件事本就是百分百钉上钉的事,他来也不过是知会一声, 可一想到一会还要去找一博商量舞蹈的事就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   其实这事早就和一博沟通过了,一博是什么人呀,棒的不得了,几天时间编了好几套舞蹈出来, 活泼的,稳重的,可爱的,深沉的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做不到的,若非要说有什么地方差强人 意,那一定是他的哥哥们。
   尤其是他的大张伟。哥。
  涵哥在这次舞蹈中占比并不大,毕竟一直以成熟稳重示人,让他和小年轻蹦蹦跳跳也不太合适,所以 只负责开头引入的部分。
  枫哥虽然因为体型原因影响了观看性,但毕竟也是戏剧学院进修过的,多少有些底子,动作意外的 很标准。
  而张伟就....尤其是在某一次彩排中,愣是把一个帅气的翻滚做成了小王八翻身后,节目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任重而道远。当然,节目组是不会轻易放弃的,专门跑去和一博讨论,并提出了各种可能性。
  比如说;“你觉得让大老师在一边只负责跳,画面可以变得和谐吗?”一博想了想没明白:“跳哪一部分?” 工作人员连连摆手道:“就只是跳,呃,蹦跶你懂吗?你哥还是跳的很高的。”一博从没见过这种操作, 还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画面,他哥在跳,跳的很高,一直在跳,跳的越来越高,最后在空中完成了 这次舞蹈。
   emmmm一博陷入了沉思。
   工作人员也想了一下,确实画面有些难以描述,于是再次提议道:“我们可以借助道具,比如说蹦床,你 和枫哥在前面跳舞,让大老师在后面蹦跶。哎,这个好!”工作人员越想越激动,简直要被自己的想法折服了。
   可怜了我们一博,居然还认真思考了一下可行性,大老师在蹦床上跳,在床上跳,在床上...床.... 一博悄悄咽了咽口水。
   为了不让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下去,一博主动开了口:“我去教大老师跳舞。”工作人员乐的清闲,临走前还念念不忘道:“一博记得考虑我的想法啊,蹦床我提供,我最近卖这个。”一博觉得节目组可以进行裁员了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奇怪》下
  王一博陷入了回忆里差点再次红脸,正巧这时导演带着耳麦开始指挥现场抓紧准备,倒计数马上开始录制了。
  王一博深吸了口气,对着镜头笑了起来,这一期开场由王一博说一段节目的导入话题,不巧正是关于恋爱的。
  春天万物复苏,恰逢恋爱好时节,不知大家在这一年的尹始是否往心尖上放上了那个最爱的人呢。
   一博这段话准备了挺久,一次便顺利的过了,汪涵自然的把话接过来对着一博调笑道:“哦?这次王一博表现太好了,是不是私下里对着喜欢的人练习过呢?”
   王一博喉结动了动,转头便看向了张伟,小声说道:“没,没有。”
    汪涵看了看一博又往下接了一句:“是没有练习过,还是没有心上人啊?”
    王一博的眼睛从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张伟,嘴唇动了动终于开了口:“是没有练习过。”
     台下一片哗然,这,这是承认有喜欢的人了?这话一出,涵哥也吓了一跳,他可没想真问出些什么,好在反应也快赶紧圆了回来:“看我这问题问的,把我们一博都绕晕了,哈哈哈大张伟你说是吧。”
     张伟却没说话,表情阴沉,一看就不在状态,天天向上的现场难得出现了尴尬的气氛,一博忙碰了碰张伟的胳膊,把涵哥的话接了回来:“是啊,涵哥你说的不但我没听懂,而且把大老师也绕进去了。”
    涵哥呼了口气再次把话接了过来:“没想到我们大老师也有搞不懂的时候啊!”大老师三个字还特地拖了长音,涵哥在天天很少叫张伟大老师,想也知道是看张伟状态不对特意提醒的。
     其实张伟在一博碰他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,这时便自然的和平常一样同涵哥互相调侃起来:“涵哥可别叫我大老师,我不配啊!”
      这一pa总算过去了,导演也没喊停,录制继续进行,张伟状态恢复的很快,同往常一样,该怎么说怎么做心里都有数。
      可细心的人还是能发现不同之处,这一场的张伟和王一博全程无交流,冷淡到一句话都没有说过,以前的什么我们一博可棒了,可帅了的话一句没有,甚至连一博这两个字都没从张伟嘴里说出来,这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,为,为什么啊,一博心慌了,他搞不懂哪里出了问题,拼命的想上一次录制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情,或是不小心将喜欢的情绪外露的太明显了,引起了张伟得戒备心。
     他还没想出来,这张录制就结束了。导演喊了卡后,涵哥匆匆的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走了,小沐沐生病了,涵哥不放心,急着回家看看,钱枫转身也跟着涵哥一道走了。
     这时张伟喊住了导演抬头提了个要求:“导演,要不您把一博从我旁边调开吧,就像之前那样,站枫哥边上成不。”
      一博在旁边听了这话,不可置信的看着张伟,只觉得一股气硬生生堵在了胸口,虽说只是调个位子,可一博却从心里觉得大老师把他给抛弃了,他既委屈又生气,眼眶都已经通红了,他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为什么啊,大老师,我哪里做的不对了,您跟我说行不。”
     张伟转头看着一博,这娃眼睛本来就生的好看,此刻眼里盛满了委屈与不解,一博强忍自己的情绪,连带着鼻子都微微颤动起来,看起来既可怜又可爱,张伟呼吸一窒,抑制住想抱他的冲动,伸手把一博从他身边推开,毫不留情的说道:“躲开点。”
    然后头也不回的下了台。
    王一博要被张伟气疯了,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,他本就不爱说话,要跟上哥哥的步伐已经很难了,可他好不容易觉得他可以了,足够资格站在哥哥身边了,哥哥却一把把他推开扔在了一边,还和他说躲开点。
     越想越不甘心,一博大步往张伟得方向追了过去。
     推开休息室的门,一博冲了进去,抓住张伟就往沙发上按,张伟被拉的疼了连连蹙眉:“一博,你干什么呢!”
     一博不听,把张伟扔在沙发上,寻了张伟的唇就亲了下去。
     双唇相对的那一刻仿佛世界都安静了,一博能感觉到从心底深处窜上来的满足感,他撬开张伟的嘴,舌头长驱直入,绕着上鄂轻轻舔了一圈,然后勾住了张伟那不安分的舌吮吸起来,张伟被他亲的头皮发麻,疯了,真的是疯了,在这样下去,一点也不妙,张伟挣扎了起来,腿却被压的结结实实,丝毫无法动弹,一博察觉了张伟得动作,调整了下姿势,把张伟更深的压在了身体下面,压的张伟疼了,他本就力气不大,此刻又被这样束缚又被强吻,张伟感到一种莫名得恐慌感,可这时一博不知舔到了他哪儿,脑子轰的一声,快感从脖子后边窜了上来,张伟身体一下子软了,呼吸加重,只能任由一博摆布,亲了又亲。
      一博到底年轻,定力不行,亲了一会觉得自己下边涨的受不了,忙从张伟身上起来坐着缓了缓,他不可能再对张伟做什么,他不舍得委屈张伟,就连这吻也是他气急之下做出的过激行为。
      这下回过神来,一博脑子里只有完了两个字,哥哥一定生气了,怎么办怎么办,别说不可能让自己站在旁边了,就连天天会不会也不能参加了,想到这一博的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      张伟奇怪了,明明他才是受害者,被压着索吻,怎么这娃看起来委屈极了。
      他抿了抿嘴开口试探道:“一博,你为什么亲我啊?” 一博看了张伟几眼忍不住又亲了上去,说出的话含糊不清:“喜,喜欢你。”说完后竟害羞的连脖子都红透了。
      张伟听了这话却有些不甘心的撇撇嘴:“那你今天说有喜欢的女孩了。”
     嗯?一博愣了愣,什么意思?却还是乖乖的回答了问题:“我没有喜欢的女孩,今天就是说的大老师你啊。”
      张伟从鼻子里嗯了一声,表示知道了,心里却乐的盛开了烟花,天知道今天录制听了一博那话他有多么难受。啧啧,我就说嘛,这小子怎么可能不喜欢我?就他那点小心思谁看不透啊!
     行了没事了,张伟从沙发上起来往外走,一博立刻跟了上去:“干嘛去啊。”张伟笑:“跟导演说一声再把你调我身边来。”一博一喜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在旁边小声说:“导演又没答应把我调走。”
      张伟挑了挑眉只当没听见,走了几步又开口问道:“你那博大精深的超话几级了啊?”
     什,什么?一博长大了嘴巴半天没说出话来,哥哥说的是那个博大精深嘛?张伟不满的停了下来:“你该不会没关注吧?”
      “当然关注了,今天十一级了。”一博急忙说
      “哦”张伟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:“我已经十三级了。”
      一博觉得这一天有点太惊心动魄了。他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,笑的比他吃过所有的糖都要甜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《奇怪》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奇怪》上
   又到了录制天天的时间,王一博下了飞机就往演播厅赶,今天天气格外闷热,王一博解了颈上两颗扣子,半躺在座椅上刷起了微博。
  先搜了最近让他圈粉不少的创造101,无一例外都是夸他跳舞超帅气的帖子,一博嘴角微微上扬,又往下翻了几页便退回了首页。
  天天向上王一博,打出这几个字后,一博的手微微抖了几下,他知道他在天天的风评并不算好,所以每次点下前往之前都要深吸口气。
  让人意外的是这周的反响居然还不错,可能是因为101的关系,关注他其他节目的人也多了起来,天天就是其中之一,王一博有些高兴,他调整了下姿势,让自己更深的陷进了座椅中。
   那么接下来就该…王一博仿佛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好心情,嘴角咧开的幅度又大了些,他有些迫不及待的点了返回,进入了关注的超话里,王一博关注的超话并不多,一眼望去只有三个。 大张伟 王一博 博大精深。
   轻车熟路的点进博大精深,发现里面的帖子比起上次看时增加了不少,原因是这周播的天天,他和张伟的互动实在太过撩人,紧紧靠在一起,睡在同一张床,一起笑的前仆后继,让博大的粉丝们提前感受了过年的气氛。
   他点开了一张动图,图中张伟轻车熟路身子一歪就整个人把重量都给了他,一博还能回想起那时的感觉,哥哥并不重,手臂却是滚烫的,和自己的手臂紧紧靠在一起,连带着自己的脸都烧红了起来,再加上头靠在肩上的温润触感,独属于哥哥的特殊味道,那么亲密的距离,只是这么想着,一博的耳朵就已经红透了,他深吸了口气,却还是没忍住从心底里散发出的笑意,张开嘴甜甜蜜蜜的笑了。
    能遇见大老师真的太好了。
   到地了,一博下了车,三步并做两步就往里面赶,他今天来的不算早,估计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就绪了,果不其然,赶到时大家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只等一搏来换衣服就能开始录制了。
     王一博有些着急的往休息室赶,他还是第一次录制迟到,本是兢兢业业的人儿,着实让他过意不去,匆匆换好衣服就往外跑,化妆师大叫:“还没补妆呢!” 王一博只当没听见,心里却浮出那人说过的话:“男,男孩子画什么妆啊!”
    不过是一周没有见,可他好想他。
   进入演播厅后,发现涵哥他们都已经站好了,正在和导演进行最后的讨论,一博稍稍松了口气,乖巧的站在了张伟身边,头低了低说道:“大老师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啊,好,好呀,一博好。”张伟看着一博的眼神有些慌乱,看了两眼就连忙转移了视线,也没在和一博说话。
     一博有些奇怪,平时录制大老师总是会主动和他打招呼,并向他说明今天录什么主题啊,谁会来啊,有什么环节可以多多表现啊,一博喜欢听大老师絮絮叨叨和他说这些,即使这些他早就通过台本知道了。可今天很明显气氛不太对。
     很快一博就想到了张伟最近焦虑症的事,是不是心情不好啊,一博的眉担心的皱了起来,仔仔细细把张伟上下都看了一遍。
      这一期录制的是关于环保的主题,张伟穿了件绿色的短袖,外面套了件简单的风衣,下身却穿了西装裤,量身定做的裤子很好的把张伟的腿形显露了出来,张伟的腿并不短,而且生的匀称,只是藏的深轻易不露,可一博知道那双腿有多好看。
   他曾有一次不小心在张伟换衣服时进了休息室,张伟就那样慵懒的躺在沙发上,脱了一只裤腿,另一只在腿上摇摇欲坠,再加上张伟无所谓的神情,在休息室灯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的禁欲且色情极了。
      一博的脸当时就红透了,几乎是落荒而逃,可怜我们一博在洗手间足足洗了五次脸才让自己冷静下来,理智是回来了,可心跳的飞快,脑海里总有个声音和他说“承认吧,你喜欢他。”
      那次之后,一博对张伟的感情明朗了起来,觉得张伟哪里都好,顺眼的不得了。end
     
     尽量明天完结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救赎(4)新大鹿

少写了一点,大家先看着。

  张伟难得在酒店不靠安眠药睡了个好觉,睁眼想起今天要去找鹿晗,心情便好的不得了,他觉得鹿晗这孩子真的是可爱的紧,可以发展一下,毕竟张伟已经单身很久了,什么?你说他第二章的时候有女朋友?嗯。。可是没有男朋友啊!
  转头看手机发现来了个短信,是伯伯问他啥时候回国,也是奇怪,走之前不是说过一周后回去么,今天明明才第二天,难不成是有急事?
  有可能,反正作为明星少不了事,张伟下了床揉了揉眼睛随手回了个电话:“王文博?嘿,嘛呢!”那头伯伯还在迷迷糊糊的睡着,一听到张伟声音瞬间清醒了,他们平时整天在一起演出,排练,其实很少打电话,一般都是有事才打:“张伟啊。这么早,有事?”
  嘿,张伟一边向厕所走一边纳闷道:“不是你有事?我看你短信问我啥时候回去。”伯伯也奇怪:“你是不是看错了,咱整天在一块,看都看腻了,我巴不得你在外面多待两天呢。”张伟听的乐了:“说的跟谁愿意和你待一块似的。”
     两人东扯西扯拌了会嘴,张伟一听没啥事,心也就放下来正准备挂电话呢,结果听那头伯伯说道:“张伟啊,我想起来了,昨天石醒宇用我手机来,是不是他发的啊。”
     听到石醒宇三个字,张伟手一软,手机都差点拿不住,整颗心都开始颤,连话都说不出来,那头伯伯也感觉到了不对,开始后悔自己说话没过脑子,急忙开口安抚道:“伟伟啊,怪我啊,你别放在心上,昨天可多人用我手机了肯定不是他发的啊。”
     张伟缓过了这会答道:“没事儿,他发的又怎么样,我和他已经没关系了。”
      伯伯连忙应和:“是是是,要他那样的干嘛,一点不值当的,咱伟伟这么天资聪慧人见人爱,得找个更好看的才行!”
      更好看的?张伟脑子里闪出鹿晗的样子,心里思量,嗯是挺好看的,真的好看。
      其实和石醒宇之间也没啥好说的,不过是张伟喜欢他,好不容易在一起,他却又觉得女生好不要他了而已,其实两人之间就那些事,你爱我我不爱你,你爱上了别人,别人爱上了你,不过如此。
      挂了电话,张伟百度了一下延世大学的地址,发现坐地铁还要花个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,不近,不过张伟不着急,鹿晗还没给他打电话,时间还早。他想写首歌,最近一直没有灵感,昨天看到鹿晗,却突然觉得他想为鹿晗写首歌,关于青春的,关于嗯。。好看的歌。
      张伟写歌一向迅速,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,只不过写是一回事,编曲又是另一回事,旋律出来了,编曲得回去弄,这边没设备,两个多小时完成后,张伟看着草稿觉得不错,心情便好的不得了,一边想着为啥要给一个才见过一面的人写歌,一边又把草稿收到包里,想着一会给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人看一看,张伟觉得他可能有点喜欢鹿晗了。

廊桥遗梦

  这两天看完了廊桥遗梦,这四个字好像多年前便听过,却一直不知道原来是一本书。
  那天偶然看到书名一惊,没有犹豫便借回家了。看完之后深有感触,虽然这样深刻的爱情我不曾经历,却依旧为此动摇,只是短短四天的相处,却是这一生所有的时间加起来都抵不过的快乐。是爱情啊,如此美好如此热烈。哪怕只有四天,哪怕最后没能厮守到老。
  虽是悲剧,我却感不到伤心,我觉得很骄傲,为他们的爱情深深的骄傲着。

救赎《更改》

今天终于给这篇文写了个大纲,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然后根据情况,决定第一章不要了,请大家从第二章开始阅读,谢谢配合♬︎*(๑ºั╰︎╯︎ºั๑)♡︎我尽量多更,努力写文ヾ(●´∇`●)ノ哇~希望大家支持!

救赎(4)

  最近烦心事比较多,这一章隔的有些久远了,可能质量也有点下降,我尽快调整,祝大家看的开心♬︎*(๑ºั╰︎╯︎ºั๑)♡︎接上文
   好,好可爱啊,鹿晗看着张伟突然想起他家小狗,一时间分了神。他在韩国待了快一年,不知道他家笑笑过的怎么样,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每天在门口等他回家,想到那个每天趴在家门口的身影,鹿晗感到有些难过。
  就在鹿晗陷入感伤的功夫,张伟硬是忍着腿上的疼痛睁大了眼睛,仔仔细细的把鹿晗浑身上下看了个遍,然后不禁再次感叹,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,结果还是个男的!哼!╭(╯^╰)╮真是不公平,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外表,在娱乐圈可就好混太多了!
  你看看你看看,大张伟真是被折磨得不轻,他的全部青春,他的一腔热血全搭在了这娱乐圈的大染缸里,连遇见个好看的人,都恨不得那容颜能自个儿长腿跑到身上来,也好让自己少受点罪。
  可这样的事不过也是想想罢了,张伟叹了口气抬头看鹿晗,发现鹿晗眉头紧锁,表情悲伤,特别像别人把他给揍了,半夜在被窝里呲牙咧嘴回忆那段历史的样子。
  张伟纳了闷,心想我不过是被烫了一下,这娃表情咋跟我被人砍了似的?于是出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  “啊?啊我没事啊。”鹿晗听到话回过神看着张伟扬了扬嘴角。“等等!哎?!”鹿晗突然提高了音量好像想起了什么,连忙开口道:“你,你是那个明星?谁,是谁来着?”鹿晗挠头想了半天,觉得张伟人看着眼熟的很,可他很少关注娱乐方面的东西,平时有点时间就跑去和别人踢球了,所以愣没想起来。
    张伟失笑,觉得这娃果然还是个孩子,心里想什么一眼便看出来了,便好心解围道:“你好,我是大张伟。”
    鹿晗听到名字才从久远的记忆中调出关于大张伟的部分,嗯原来是那个红红绿绿的人啊,似乎有些胖了啊,心里这样想着,鹿晗忙伸出手打招呼“你好,大张伟??言语间有些迟疑,似是觉得直呼其名有些不妥,鹿晗思考了一下重新说道“大张伟哥你好,我是鹿晗。”
     “好好好,鹿哥好,您知道厕所在哪吗?我觉得我的腿需要处理一下。”张伟虽说对鹿晗非常感兴趣觉得这人啊可爱的紧,只奈何腿上隐隐作痛,张伟不得不打断对话。
     这时鹿晗才想起来,本来过来就是想带他处理伤口,结果自己又是想起自家小狗,又想了半天他是谁,这重要的事却忘了。鹿晗不由得有些自责,连忙扶起张伟便往厕所走。
     店里人少,厕所更没人,鹿晗扶张伟进来关了门,犯了难。要说张伟这洒的地方也是尴尬,大腿根,多么私密的地方啊,鹿晗看着少年气十足,其实内心是个老干部,也不知该出去还是找个墙角闭着眼,张伟有意逗逗他,便故意拉着裤子做出脱的姿势调笑道:“嗯?还不走?是想帮我洗,还是想和我比-大-小?”鹿晗听到这话,整张脸瞬时红了个透,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:“没没有,大张伟哥,我我这就走。”转身夺门而逃。出门鹿晗靠在门板上拍了拍脸,心里也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反应这么大,平时在宿舍,哥们儿一起洗澡脱光也没什么,怎么今儿大张伟哥说了两句话就不行了。
  张伟看着鹿晗出门,笑容便收了回来,他其实不太爱和年轻人待在一起,对方越不谙世事,越纯真,越显得自己像长了斑点的年糕,已经发霉了。
   张伟烫的不严重,稍微用凉水敷了一下便好多了,可这裤子湿透了,该怎么穿着出门呢?这时正巧鹿晗敲门:“张伟哥,你好了吗?我今天逛街刚买了条裤子,你要是觉得行,就先穿上吧。”嘿,张伟觉得很惊喜,没成想这娃心还挺细,又想起鹿晗出门时通红的脸,哈哈还真是可爱,张伟开始觉得这趟韩国之旅没白来,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呢。
   出了门,发现鹿晗回到他朋友身边去了,张伟笑笑重新要了杯茶,稍微坐了会便打算回酒店了。
   出门路过桌子旁,给鹿晗留了个电话:“明天出来吧,新买条裤子还你。”
    鹿晗有些为难:“我明天有课,可能晚上才有时间。又说道“哥,你不用还我了,没事的。”
     张伟想了想道:“我去你学校找你吧,反正我也没事。”鹿晗点了点头嘱咐道:“我在延世大学,哥别走错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好,再见。”张伟说完便出了门。
    鹿晗朋友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:“哎?那不是大张伟嘛?嘿,你还挺厉害,乐于助人都要到电话了?还把买的裤子也送人了,你难不成想利用他?”
     鹿晗不悦道:“别瞎说,我没那么想。”朋友撇嘴:“好吧好吧,不说这个了……”鹿晗想了想不放心又嘱咐道:“出去别乱说啊,毕竟是个明星,对他不好。”
“成,您说啥是啥,快,干杯!”鹿晗举起了杯子重新投入战斗!